魏东   草根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学无止境 - 魏东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座令人敬仰的高峰(下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5-2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(接前文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二 两座难以逾越的巅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,是英国下葬1760年以前大部分君主和大贵族的地方,更是全国各界顶尖精英的最向往安息之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82年,达尔文逝世后,就被隆重地安葬在了这里。并且,他的墓,还被安排在了最伟大的科学家--牛顿(1642-1727)的墓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由此可见,那时的达尔文,已经多么受人敬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两年之后,孟德尔也去世了。但他的葬礼,就普通多了,和达尔文相比,显然不是一个级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葬礼规格的巨大差异,在某种程度上,是可以反映出二者生前在学界中被认可程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种认可,达尔文当然受之无愧。但对于孟德尔来讲,却是极不公平的!两个人,其实都是各自领域难以逾越的巅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下面,我们就再简单的追溯一下进化论和遗传学的各自发展史,来看一看达尔文与孟德尔在各自领域中都处于什么样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 进化论前赴后继的发展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,上帝创造万物和物种不变的观点,遭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怀疑和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例如,德国胚胎学家沃尔弗、俄国胚胎学家贝尔、德国解剖学家梅克尔、法国博物学家布丰等,都根据各自的发现,对上帝造物的观点提出了质疑,他们都用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,生物是进化来的,而不是神造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就连英国博物学家伊内兹马斯。达尔文(就是本文主人公查理。达尔文的爷爷)也提出过类似的进化论思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不过,在达尔文之前,第一个比较完整地提出生物进化学说的,却是法国博物学家拉马克(1744年8月1日-1829年12月18日)。他阐述的生物进化理论,通常被称为拉马克学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09年,拉马克发表了《动物哲学》一书。该书系统地提出了用进废退与获得性遗传两个法则,并认为这既是生物产生变异的原因,又是适应环境的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该书的出版,毫无疑问地遭到了教会势力的打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幸运的是:此时的法国,正处于拿破仑执政的时代。这位相对开明的伟大皇帝,虽然也向罗马教皇做了一定程度的妥协,将拉马克冷落在了一旁。但却并没有将此书列为禁书,而是允许其发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拿破仑此举,无疑为拉马克的生物进化学说在法国提供了一个合法的空间。也为该书能够流向周边国家提供了更多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不过,由于拉马克一生坚持真理,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物种不变论者进行了激烈的斗争,因而,他的后半生,都是在穷困潦倒中度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尤其是在拉马克的晚年,他的双眼已经完全失明,无法继续写作。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他只能一边口授,一边让自己的小女儿柯妮莉娅在一旁作笔录,用了整整六年时间,才完成了另一部与进化论有关的著作《无脊椎动物志》的最后两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位多么可敬的科学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29年12月18日,怀着深深的遗憾,拉马克去世了。但他播下的进化论火种,却并没有熄灭。在接下来的1830年,就在他原来的两个助手之间,爆发了一场持续了8个月之久的、影响深远的、轰动了整个欧洲学术界的大论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其中,圣体雷尔,是拉马克学说的忠实维护者;而居维业,则是神创论的坚定支持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争论的内容,从比较解剖学、形态学、直接扩展到进化论与神创论的对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场关于生物进化学说的大辩论,因为涉及到了几乎所有人的信仰问题,所以,很快就扩展到了全法国。无论城市还是乡村,到处都有辩论的人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由于法国的绝大多数老百姓都信奉基督教,连大多数学者也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,所以,大辩论一开始,居维叶一方就占了上风。到了辩论后期,在法国的报纸和杂志上刊登的,几乎全都是居维叶一派的文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场大辩论,虽然以拉马克拥护者的败北而告终。但是,客观来讲,也为拉马克的生物进化学说在欧洲各国的传播打下了基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事实上,不久以后,德国、英国、瑞典、比利时、意大利等国家,都先后建立起了“拉马克学说研究小组”。特别在英国的园艺界和育种界,拉马克生物进化学说受到了极高的评价和广泛的应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拉马克生物进化学说在英国的传播,客观上为日后达尔文生物进化学说的诞生,起到了直接的催生作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终于,在相对沉寂了29年之后,1859年,随着《物种起源》的出版,达尔文再次吹响了进化论的进攻号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一次,由于准备充分,进化论终于稳住了阵地,并且,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来越多的科学发现,使胜利的天平不断地向达尔文一方倾斜,直至我们所看到的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2 遗传学无人能够企及的两座丰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900年,孟德尔逝世16年后,他的遗传学说才又被人们重新发现。但真正使孟德尔学说得以发扬光大的,却是美国生物学家摩尔根 (1866-1945)。他是继孟德尔之后,遗传学领域又一座无人能够企及的丰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与孟德尔的业余科学家身份不同,摩尔根,完全是科班出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90年,他24岁那年,就获得了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学位;1891年,25岁,就受聘于布林马尔学院,任生物学副教授;1895年,29岁,升为正教授;1903年,37岁,更是受邀于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,担任了实验动物学教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作为一名优秀的生物学教授,摩尔根当然是非常熟悉孟德尔定律的。但有趣的是,从一开始,他就非常怀疑这些理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理由是:摩尔根认为孟德尔的那些定律,可能只适合于豌豆,而不适用于其他生物。因为,他曾用家鼠与野生型杂交,得到的结果五花八门。并不能与孟德尔的实验理论相吻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因此,摩尔根着魔于当时流行的生物突变理论,从1908年开始,就不断地用果蝇进行着诱发突变的实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为了使果蝇发生“突变”,摩尔根和他的助手们可谓用尽了各种手段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什么使用X光和激光照射啦,用不同的温度啦,什么加糖、加盐、加酸、加碱啦,甚至不让果蝇睡觉啦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但一晃两年过去了,并没有什么令人满意的结果!摩尔根曾经面对着实验室中一排排的果蝇实验瓶,略带伤感地慨叹:“两年的辛苦白费了!过去两年,我一直在喂果蝇,但是一无所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有时摩尔根就自嘲说,他搞的实验,可以分成三类:第一类是愚蠢的实验,第二类是蠢得要命的实验,还有一类,是比第二类更蠢的实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虽然频频失败,但是摩尔根屡败屡战,因为他知道,在科学研究中,只要出现一个有意义的实验,那么,所有付出的劳动,就都能得到报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果然,1910年5月,奇迹终于发生了!他的妻子(兼实验室的实验员),在红眼的果蝇群中,发现了一只异常的白眼雄性果蝇。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类型,因此,这只果蝇,肯定是罕见的突变品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摩尔根极为珍惜这只果蝇,让它与通常的红眼雌蝇交配,终于繁衍成了一个大家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实验过程中,摩尔根惊讶地发现,这只奇特的白眼雄性果蝇的下一代,竟然全是红眼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又让子一代继续交配,结果发现,子二代中的红、白果蝇的比例正好是3:1,居然完全符合孟德尔在豌豆实验中得出的结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此时的摩尔根,简直对孟德尔佩服的是五体投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受实验结果的鼓舞,摩尔根继续努力,终于,他发现了"连锁与互换定律"。这是摩尔根在遗传学领域的一个重大贡献!该定律,和孟德尔的分离定律、自由组合定律一道,被称为遗传学三大定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自此,遗传学进入了突飞猛进的时代,重大发现接踵而至,并成为了20世纪最为活跃的科研领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摩尔根,也因为自身的重大贡献,荣获了1933年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3 达尔文与孟德尔在各自领域中的崇高地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达尔文与孟德尔,无疑都是各自领域中的泰山北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进化论领域,达尔文之前的科学家们,虽然也做出了很多努力,但谁也没有达到他的高度!是达尔文,让进化论终于站稳了脚跟,并开启了难以逆转的大反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遗传学领域,一开始,孟德尔就取得了最突出的成就,就像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宝库!可惜的是,他的宝库,并不能被时人所认可。是摩尔根,真正踹开了这座宝库的大门。自此,源源不断的丰富宝藏,才尽为人类所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如果,用山峰的高度,来比喻两个学科中科学家们的贡献,那么,在进化论领域,达尔文之前,是连绵起伏的群山,达尔文之后,又是连绵起伏的群山,但没有一座山,能够与达尔文的高度相匹敌,达尔文,是可以傲视群雄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而在遗传学领域,一开始,孟德尔就是一座最高的山峰!而摩尔根,则是仅次于孟德尔的第二高峰。在二人之间和之后,尽管也有群山或隐或现、或高或低,但却都是不能与二人相媲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4 有趣的巧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① 进化论领域的“巧合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拉马克进化论的代表作《动物哲学》一书,是在1809年发表的,这一年,恰好就是达尔文出生的那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30年,在法国的大辩论中,拉马克的进化论学说不幸败北。紧接着,1831年,22岁的达尔文,就随着贝格尔号军舰做环球考察,这个年轻小伙子,似乎在说,等着瞧,我会让进化论翻身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59年,恰好距《动物哲学》出版50周年的时候,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,终于震撼登场了,整整半个世纪的漫长等待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② 遗传学领域的“巧合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65年秋天,在奥地利,孟德尔宣读了他的植物杂交实验论文。同年冬天,在美国,摩尔根的母亲,恰好怀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866年,摩尔根出生了。而孟德尔的论文,也是这一年,在杂志上公开发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成名后的摩尔根,常对好友说,自己诞生于1865年,这是因为,他的母亲,是在这一年的年底怀孕的。一个新生命的诞生,应该从卵子受精算起。因此,他的出生,纯粹就是为了来接孟德尔的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以上的“巧合”,当然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多带有玩笑的意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不过,作为我们中国人,对于这样的“玩笑”,至多只能寒酸地笑一下。因为那时的科学界,基本上就是西方的世界。当时腐朽的大清朝,既出不了拉马克和达尔文那样伟大的博物学家,也出不了孟德尔和摩尔根那样伟大的遗传学家。即便是偶尔出个詹天佑之类的,也无一不是从人家那里学成归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幸好,100多年后的今天,我们早已旧貌换新颜,祝愿伟大的祖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三 结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本文是《孟德尔之问》的姊妹篇,写这两篇文章,主要是想表达这样几层意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 思想解放、善于创新的国家,才最有可能站在世界之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进化论领域,拉马克为法国争了光,集大成者却是英国的达尔文。但无论英法,都是那时候的世界顶级强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遗传学领域,奥地利的孟德尔,虽然贡献突出,却终身未能得到学界的认可。美国的摩尔根,却成了实际攻下遗传学阵地的急先锋。而此时的美国,也正急奔在通往世界第一的大路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事实告诉我们,只有思想解放、善于创新的国家,才最容易站在世界之巅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2 鼓励科学精神,鼓励重大创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达尔文发表《物种起源》的时候,是50岁;孟德尔发表《植物杂交实验》的时候,是44岁;1910年摩尔根在果蝇实验上有重大突破的时候,也是44岁;而拉马克发表《动物哲学》的时候,已经是65岁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些可敬的科学家,把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阶段,甚至是终生,都献给了伟大的科学事业,全人类,一直都在享受着他们的创新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如今的我国,正在重回世界的中心,对全人类负有越来越多责任的我们,千万不能忘记鼓励科学精神,鼓励重大创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3 把发现和培育重大创新当成一项重要的工作来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如今的我国,对于创新工作当然是越来越重视,而且在很多领域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,当然可喜可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此大好形势下,本文还想锦上添花地提两条建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是从人才的角度,要多发现和培育有突出表现的新人,给他们以施展才华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里,举两个来自于我国数学界的正面例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① 熊庆来举荐华罗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1931年,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熊庆来教授在《科学》杂志上读到一篇高水平论文。但却不知作者“华罗庚”是国内哪一所大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经多方打听才知道,当时年方20岁的华罗庚,只是一位拥有初中学历的青年,在一所中学当会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为了扶持这位智力和毅力都超越常人的人才,熊庆来毅然决定打破常规,让这位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华罗庚进入了清华大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刚进清华大学的华罗庚,在熊庆来的帮助下,在数学系图书馆担任了助理员一职。在这里,借着图书馆的各种数学专著和熊庆来的悉心教导,华罗庚的数学修养得到了快速的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终于,在经历了助教,讲师等职位之后,华罗庚终于被造就成为了国际知名的大数学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② 华罗庚发现陈景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上世纪50年代,陈景润是厦门大学图书馆的资料员,酷爱数学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有一天,陈景润发现华罗庚的名著《堆垒素数论》中,有一处不易察觉的小错误。于是,他就此写了一篇论文寄给华罗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华罗庚读完陈景润的论文和书信后,不禁拍案惊叹,连说:“太好了!”自从《堆垒素数论》发表以来,不知经过了中外多少行家里手的阅、研,听到的都是赞美之词,从没有人发现过错误。现在,居然有一位20岁出头的年轻人提出了独到的批评意见,华罗庚喜出望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因此,华罗庚把陈景润调入了数学研究所,并不断对其提携指导。陈景润如鱼得水,十年之后,终于写成《大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之和》(俗称1+2)的论文。其研究成果震惊了国际数学界,被誉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第一人。他的这一成就,至今仍无人超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上面两个小故事,突出了“伯乐”对于“无名小辈”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多么希望,在我国,能够有越来越多的“伯乐”,能够在数不清的“无名小辈”中,多多发现和培育“千里马”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二是从宏观环境的角度,多建设一些有利于发现好建议的载体平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以网络为例,我们有人民网、新华网等官方网络平台,这当然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但也有一些非官方网站,例如,《草根网》、《观察者网》等,也都是很不错的网站,在这些网站发表的作品中,是不难发现很多真知灼见的,完全可以作为相关部门的参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最后,祝科学精神在祖国永驻,愿创新之花在祖国盛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温馨提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各位读者,2019年4月20日,我发现自己博客的文章被删去了大部分,点击量由278万多降到了65万多,点击量排名也由106名,降到了183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想想近一年多来,“魏东的博客草根网”每月的点击量连续超十万次,已经由去年5月底的不足150万增加到了近280万,日点击量持续三四千次,可见,还是有一批读者喜欢我文章的。非常感谢这些读者的捧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不过,今后,再光顾我博客的读者难免就要失望了,博客里已经空空如也。对此,我还是很理解《草根网》的,毕竟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难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为了答谢一直支持我的读者,特做如下承诺:喜欢我文章或认同我观点的读者,可联系我的邮箱:ylxd1997@126.com,本人愿意将自己被删去的主流文章通过邮件发送给志同道合者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对我文章感兴趣的读者还可以搜索“魏东-博客中国”,即可见到我发布过的大部分文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再次感谢几年来一直给我捧场的读者朋友们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姓名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方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发贴后,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。请注意,根据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机构。详细使用条款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草根简介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1年大学毕业后,一直在企业从事生产技术工作。业余时间关心国家大事,长期致力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学习和研究。主要作品《政治体制改革新突破—红蓝体制2014》(尚未彻底完稿)。希望有认同《红蓝体制》观点的专家学者或科研机构能够与我一起共同完善和提升红蓝体制,使之能够为祖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大业提供一种切实可用的选择。希望有认同《红蓝体制》观点的各级各类官员能够用红蓝体制的思路进行改革试点,从而为我国的各类深水区改革开辟出一条柳暗花明的新路。联系邮箱:ylxd1997@126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 更多>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:QQ513460486 邮箱:icaogen@126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180publishinghous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快3是什么意思_江苏福彩15选5是什么-体彩20选5是什么 哈士奇| 刘维| 武磊| 黄磊| 澳门| 天行| 武磊| 骚扰电话黑色产业链| 靖国神社疑遭泼墨| 鞠婧祎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