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青萍   草根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啸宝剑 - 吴青萍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科技前沿》随想录(42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5-2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论理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报载:鸡真的喜欢被散养吗?  这似乎是个愚蠢的问题。谁不想在长满青草的围场中啄食,在沙土中沙浴呢?我们重视散养是错把人类想要的当作鸡想要的。鸡在室内可能最舒服。首席兽医米尔恩“鸡与鸟相似,不喜欢开放的空间。散养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健康问题。我们人类喜欢把动物拟人化,认为鸡肯定喜欢散养,因为我们自己喜欢这样。”“鸡并不喜欢在一个老鹰可以随便来去的场地里”。鸡在浓密树荫下一小群一起生活,筑巢、寻找栖息场所、沙浴。还维持严密监控的等级体系,即所谓的“啄序”。让它们感到安全可能是最快乐的。(2019-5-16-7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思考:读这条消息,很容易联想到庄子那段与人关于游鱼乐不乐(“子非鱼,焉知鱼乐乎”)的著名谈话。是的,鸡也好,鱼也好,它们都不是人,怎能以人的生活体会感触或经验知识来度测它们是否快乐健康呢。要了解鸡真的喜欢什么,鱼真的为什么而快乐,还得让我们的思想进入它们的世界,找到其独特的内在逻辑性才行哦。本报道中首席兽医米尔恩由此所言“鸡并不喜欢在一个老鹰可以随便来去的场地里”缺乏安全性的散养(会影响鸡的健康)就较有说服力了。按此去推庄子所言游鱼快乐自嫌武断;事实上,鱼儿是否快乐,也应是其生得安、嬉得伴、饿得食、累得息、性得偶等基本性需求满足时才行才有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从抽象概括的理论视角看,人类都是典型的观念性动物——各自生活和文化的环境以及各自所拥有的超强大脑之想象加工,便使得每人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确立了一些基本性的思想观念。大家看世论事无时无刻不受自己这种已有观念的影响或左右。于是就有可能像带了有色眼镜一样将事物看差看错看漏看偏而离开(扭变)了真相真实真理的客观实在(状态)。这是人类认识认知的一种窘况。如何才能从根本上得到改进?关键是讲究科学理性。简单的集中讲,则是要在增强理解能力上痛下功夫。理解的本质是什么,就是设身处地搞清楚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性。根本要有整体系统观,才能对分门别类的事物把控应付裕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可做到这点又何其之难。比如最近我加入了一个历史文化专家库的微信群。讨论交流中,见到一名华君者思想和发言都十分活跃。讲老实话,我格外喜欢思想活跃或有思想的人。但也极难碰上与自己意见完全相同相合的人。所以,也切身感受到“人生得一知己者足矣”之古训的怅惘意境。不过话又得说回来,对思想性的东东,即使不同于我,我也有惺惺相惜之亲近感的。见到华君第一贴是讲屈原考证的——对于这样具体就事论事性的东东我无大兴,未予细读。后来此方权威出来指正了。华君不满,言辞趋激烈,并有“某某(地方的)人只会人云亦云”诳语,便引得一干人与之磋切对峙以至相互贬损而碰出了一些火药味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对这样的情感性或愤懑式对话敝人毫无兴趣。但感觉华君的文字中有其可贵的活跃思想东东。于是赶紧搜索百科得其简介。原来,他近50岁,本地人,长年北漂做文学评论历史研究等学问,且还在清华、人大等多所高校演讲授过课。于是便将其复制到群信中,希望大家心平气和地就各自偏好问题展开有趣有效交流。华君表示了谢意,情绪有所平静。但说着说着,可能依然走不出自恃才高的情结,又奢谈起搞学问就得自信、就得骄傲的话题。我虽了解其意,但也明显感觉到他的用词不准。于是回复道“自信必须。自豪可以。骄傲不必。目中无人不好。”还讲到我研究关注的是历史文化研究中的思想性。也提到他所研究而出名的四大名著之思想性甄别命题。谁知此年轻人(相比于我们毕竟差不多小一辈了)却话锋一转说,四大名著研究与你无缘,只待我研究好了归你享用吧。嘿,真叫人哭笑不得。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翌日。顽强的华君意犹未尽,早早又在群里开始了他的激情式发言。照例又引起了一干看不惯的群友与之论战。非常不妥的是,华君在牵扯到一些国家极其重大的历史人物和事件的评价发言里,并无即使是很简单的理由阐叙就予全盘式的否定(甚至触碰了群信遵守的政治底线)。这样很快引得众怒,群主也赶快出声“即刻将其移出群外”。华君走后,群里立马安静了下来。可能留给人们一些需要思考的问题。显著者如遵守群规是起码的一条。有些人可能想得更多。我大致想了三个问题。一是华君确实有才。但其才具学问性缺思想性(李泽厚讲80年代以来,我国知识界思想家退出,学问家多出)。二是华君在京城名校的风光,说明了我们现实社会(当然也牵延到几乎整个的中国文明史)对表浅性学问事物之热衷和对深层性思想事物之隔膜——此乃族群及文化的根本遗憾和悲哀。三是华君年近50,但不足处表现于情感性太过(任性),近似黄口小儿之叛逆状,此乃个性差异所现,还是我们整个教育(家庭、学校、单位、社会等)的某个缺陷所致——需要继续思考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姓名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方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发贴后,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。请注意,根据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机构。详细使用条款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草根简介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笔名:夜啸,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,曾发表论文70余篇,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《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)专著6本,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、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 更多>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:QQ513460486 邮箱:icaogen@126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180publishinghous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快3是什么意思_江苏福彩15选5是什么-体彩20选5是什么 知网| 粮食安全白皮书| 红海行动| 首例咸猪手入刑案| 周冬雨| 大约在冬季定档| 雪莉住宅调查结束| 日本取消阅舰式| 美国加州爆发山火| 孙小果案再审开庭|